我最开始想创作的想法来自于知乎。

忘记了是什么偶然的机会拿到了知乎的注册资格,知乎的早期用户写过的东西,我大都有看过。 当年刷知乎的感觉很像是在发现新音乐,各种风格,各种语言和态度都交织在一起,最后做成一首首的歌,我也不知道其中的门道和学问,就都囫囵吞下去了。

最让人激动的时刻,还是当初收听 《IT 公论》 的时候。留学在外的语境缺乏,加上对声音艺术的敏感,播客和知乎几乎成为了我唯一的中文信息来源。

可以很确定地说,活跃在二〇一二年至二〇一五年间的很多独立媒体和内容生产者,他们说过的话、写下的文字,直接影响了我的人格,也丰富了我的表达。

二〇一五年我开始写独立博客,本来的目的就是想要给自己的脑子找个倾倒之处,把想到的东西成行列段,也算是一种记录。

最开始还是很想找个立场的,不做短内容、不蹭热点、不反智、不写列表文。于是脑子一热就建了个中英双语的博客叫 Realistic Futurism,一个生造且绕口的英文词组,代表着我对科幻作品所描写的夸张的未来的不屑。科幻里描述的未来总是美好的、一维的、空间被有效利用的、没有湿货的未来。

Realistic Futurism 的 Logo

后来发现其实这样限定,把自己憋到了一个缺乏想象力的墙角,专注于技术的限制,而不是技术本身带来的体验。

当我去回看二〇一一年乔布斯说的话时我才明白,想要真正领悟好的东西,必须骨子里有对「Nice things」的期许。就像乔布斯自己说的一样:

It is in Apple’s DNA that technology alone is not enough—it’s technology married with liberal arts, married with the humanities, that yields us the results that make our heart sing.

所以 Realistic 和 Futurism,实际上站在了对立面,而我却想要取之交集。

后来知乎专栏内测,我就把名字改成了 「Overflow」, 一方面提醒着自己在信息过载后稀缺时代保持冷静,另一方面则表明这个博客只是我自己思想溢出时的产品。

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固然是科技的一个载体,但更多的则是体验的载体。在《科技聚变》里我们只聊了体验,刻意地忽略参数和对比,正是因为体验才是我们最终留在记忆里的那部分。

这里写出的文字,也正是从体验出发。

正如本站的 slogan 说得一样,这只是我「向信息过载的世界大喊」的一个动作而已,各位应和与否,并没有所谓,这也应该是做独立媒体的清净和福分吧。

Jerry Zhang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