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去星巴克磨洋工的路上晃进了 Apple Store。

很清静,员工比客人都要多。逛着已经背下来的各种产品和配件,说实话,挺无聊的。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 Genius Bar 被亮着灯的 MacBook Air 抓住了视线,呆了两三秒钟,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亮着灯的 MacBook 了。

苹果有能让上一代产品看起来过时的能力,2015 年前的各种 MacBook 在设计上看起来已经(主观上)老了:各种形状的接口、小的可怜的触控板和厚厚的屏幕。但那个灯亮起来的时候就像是科幻电影里的传送门、像是超级英雄胸口的灯、像动画片里主人公想到点子时 Cliché 一般出现的灯泡,有那么一瞬间,有了一点神圣感。

回想起来,MacBook 的开机音效、iMac G3 的半透明外壳、iPod 的袜子收纳袋这些产品的决策过程,肯定和举手表决、市场研究这些「商业因素」没有太大关系。你可以反驳说这些决策最终成为了商业产品的一部分,但没有开机音效的 MacBook 和没有透明外壳的 iMac,依然卖的好好的,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现在的苹果,已经不太会做那种没有意义,单纯为了酷而发布的功能甚至是产品线了,反而转向了更「功能性」的设计, Ive 的离职也表现出了这一点。

我们的工作不会因为一个灭了的灯而发生什么改变,可每当抬头看见「Behind the Mac」 的其他人,和被灭掉的灯泡,总不是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