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在电报频道里说

有的时候没有好想法了,没有动力了,我就直接随便在 YouTube 上找一些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发布会,接二连三地看上四五个小时,效果神奇。
长久以来在我心里那个时代的发布会,才是苹果最精致的产品,不仅仅是因为 Showmanship,精致的排版和有趣的 Demo,而是因为这些完美的表达,几乎上升到了一种哲学上的高度,让我相信 We can have nice things。

其实上段文字多多少少带出了对「库克时代」发布会缺乏个性的不满,缺乏节奏和笑话、单一重复的语调和对「Amazing」 的滥用,甚至都成为了一种梗(meme)。和「乔布斯式发布会(Stevenote)」 比,当然稍显苍白和刻意。

这次发布会,可以说是「库克式发布会」成熟的标志。终于稳定下来的节奏、舒服的停顿(尤其结束语)和更加清楚的长远目标,让我对其好感倍增。

这次的发布会有点特殊,因为是一次「纯服务」的发布会,所以避免不了大家抱怨说「我又用不了关我屌事」。本次发布会的亮点,并不在于苹果发布了哪些订阅服务,也不在于谁能用得上用不上,而是在于贯穿发布会始终的价值观。

库克一直是一个温和的斗士,当年就不断教育大众隐私的重要性和大量挖掘隐私将带来的伤害。在过去几年的各种数据泄露与社交媒体滥用的作用下,大众对隐私保护的讨论也更加频繁。「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的出台和 Facebook 的转型计划的发布都是互联网隐私发展中很重要的一步。而库克,可以算是「隐私运动」里面喊得最响的一个科技企业主管。

在介绍苹果新闻时,苹果在短片里传播了新闻学的重要性,这应该是库克的下一个重大目标。美国的政治大环境,甚至是世界很多国家的政治大环境,都在渐渐的往更加威权和排外的方向走去。假新闻、片面报导和个人崇拜,都在阻碍信息的自由传播(Free flow of Information)。像 Facebook 和YouTube 这种平台通过算法,把越来越多的人推到各自的小圈子里,就像我在电报频道里谈到多伦多面包车连环撞人事件一样

让我气愤的不是这些咒骂、歧视性的言语,人民想要抒发自己的意见,so be it。让我真正切齿的是这些人活在一个个小圈子里面,这些小圈子是假新闻的温床,滋生仇恨。

苹果新闻的人工推荐,可以或多或少地干预这种小圈子的形成。同时,从苹果在原创剧集的用人和创作的角度上看,苹果也在试图努力地传播普世和平等的价值观。

有人说库克适合竞选总统,我不这样认为。虽然库克的政治立场可能比我想象的坚定明确,但库克喜欢的表达方式,不是像政客般宣传呐喊,而是温和地向世界宣传更好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库克和乔布斯不分高低。

四十年前的苹果通过制造工具解放艺术和技术创作,而后通过音乐和通讯改变人们对冰冷科技的认知,现在,苹果想要通过新闻和故事改变一代人。

或许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但是「 the ones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