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落幕的苹果二〇一五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发布了多款产品的升级以及新的产品线,其中被人吐槽最多的当属大屏版 iPad Pro 的配件之一: 「Apple Pencil」。吐槽的原因就是在二〇〇七年的 iPhone 发布会上,苹果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曾在演讲中分析了触控笔的种种缺点,大喊「Who wants a stylus?」(谁会想要触控笔?),这句话成为了智能手机革命的开场白。

转眼八年过去,苹果推出了一款触控笔,很多人说这与当初乔布斯的意愿背道而驰。而纵观苹果产品线的臃肿,大屏幕的 iPhone,各类产品对于种种的硬件妥协(比如突起的摄像头,或者是 New MacBook 的键盘)。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接乔布斯这样的传奇人物的班,难免遭到质疑和批评,甚至有人说苹果自二零一二年之后的变化仿佛像极了九十年代衰退的苹果。但是苹果一次又一次的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除了媒体的质疑声之外,这样的举动似乎并没有带来严重的危机,苹果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责任感

智能设备的普及让很多消费者和开发者把智能设备变得更加多样化,所以手指不能作为唯一的触控方式。比如从写写画画,记记笔记,到甚至是精度要求较高的图像设计,有一支笔,有一只像鼠标一样的、有按键的、有压力感应的笔尖,都会让平板的体验更上一层楼。但是第三方厂商的蓝牙电容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比如支持的 App 较少, 有些支持仅仅一个自家的 App, 甚至有一些厂商在 App 上面出现了烂尾的情况。这时候,出一款官方的,自带 SDK(开发套件) 并且可以在系统层级上面使用的电容笔,可以很直接的解决以上所有的问题。和 New MacBook, Apple Watch 一样,Apple Pencil 是一次试探,一次冒险,也是苹果在试着维护生态内的良好体验。

拯救颓靡的 iPad 产品线

苹果的上一季财报表明 iPad 产品线的销量连续八个个季度下滑,这是一种明显的萎缩现象,苹果正在寻找新的 iPad 增长点。在科技产业里,最赚钱的当属企业级用户,靠企业及用户发家的软件有很多,比如微软的 Office 办公套件,还有亚马逊的网页服务 AWS, Adobe Creative Cloud, 这些软件的广泛应用为开发这些软件的公司带去了巨额利润, 不仅是软件,硬件也是如此。所以,针对企业及用户,这样的 iPad 最好不过,极快的处理器,等同两个 iPad Air 屏幕拼在一起的超大屏幕,还有 1.5 磅的重量都吸引着很多消费者和很多企业。如此一来,苹果不仅可以为 iPad 再一次造势,同时也有可能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细化用户需求

iPhone 的快速增长为苹果带来的巨额利润,但是问题随之而来:在乔布斯时代,苹果的用户规模很可能只有现在的五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发达国家。而现在,苹果的产品更多的是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级市场,比如中国。在文化、使用习惯、购买习惯和购买力上都以发达国家有着巨大的差距,而用户群的增长同时也带来的多样化的需求,有些人喜欢用大屏手机看视频,有些人喜欢用小屏幕的 iPad 看电子书,有些人喜欢上网但是觉得 MacBook Pro 太重、Macbook Air 太老, 众口难调。 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丰富产品线,推出不同的尺寸,不同的价格档位,甚至推出全新的产品线。 这样的商业策略,是有前车之鉴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三星。同时,苹果的快速增长势必要带来某种程度上的扩张,无论是员工数量、现金储备还是投资规模。这样做,可以把公司的人力资源和研发资金更好的利用起来,比如苹果的各种收购举动为其产品带来了很多杀手级的功能(指纹识别器)。

迎合投资者

苹果作为一家如此大的公司,除了产品创造的利润外,投资者也是整个商业模式里重要的一环。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属于增长期,而且投资者对于乔布斯这个人,尤其是他做事的方式,是存在偏见的。在后乔布斯时代,苹果需要在投资者面前树立一个好的形象,最经典的事情就是在二〇一二年末刚刚上任的 CEO 蒂姆·库克计划向股东派发几乎等同整个公司现金储备量的分红(1000 亿美金)。这样做的原因有三,第一,苹果不想让大量的现金烂在手里。第二,把这些钱给股东,可以很大程度上刺激股东的投资热情,为公司的继续发展打下基础。 第三,新馆上任三把火,蒂姆·库克想以一个包容的姿态迎接一个新的时代。这样做的结果想必这三年已经有所体现。

未来的苹果

现在,鼎盛时期的苹果做出的一系列举动,乔布斯到了这一步的话也会是这样做的。苹果并没有在倒退,也没有违背他们最初对于智能设备的种种设想。今年,苹果发布的新产品数不胜数,虽然到了市场上业绩平平,可是苹果最擅长的是吸取教训并加以优化,比如即将开放下载的 iOS 9watchOS 2。不久的将来,苹果可能还是会像当年的 iPod 一样地依赖 iPhone,但新的增长点很快就会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