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知名的产品哲学就是 「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这句话几乎成为了后十年创业圈的行动准则:我们只看增长,不管产品多么简陋,不管我们的代码多么乱,只要产品能用,能拿投资,我们就能继续做下去。

但这种大无畏的产品哲学正是站在了「工匠精神」的对立面,功力至极。我不否认功利主义的优势:能用最少的资源,产出最大的利润。这也正是资本主义的核心精神,所以我们有了星巴克遍布世界挤压独立咖啡厅的生存空间。

独立咖啡厅不一定是「工匠精神」的代表,消费「工匠精神」的人也从未离开,问题就在这种消费文化培养了一大批功利主义者。在「工匠精神」的地盘上质问「凭什么你们家的东西就比星巴克的贵」。

还有当代艺术。针对当代艺术最多的讨论就是:「这东西究竟怎么做的?」,「为什么在白纸上泼墨就可以放进美术馆?」,「如果这就是艺术,我也是艺术家」。

凭什么我就要给你画的更像?凭什么我就不能比星巴克贵?

Get the fuck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