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为本人的知乎答案

网络时代前的大部分音乐,是存在 CD 或卡带上的。作为黑胶的替代品、一种高效储存声音数据的「介质」,轻便便是它们最大的优点。后来更加轻便的 iPod,现在的 iPhone 满足了大部分普通消费者的音乐需要,所以 CD 也渐渐地退潮了。

但是一直都有这样一批人,「介质」的更迭和消费模式如何转变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购买热情。人们也意识到,黑胶唱片可以走得这么远,即使在这样一个「快消时代」。所以也应有其特别之处。

Fortune 在今年 (2016) 四月,发布的一篇文章 Vinyl Record Sales At A 28 Year High 将此趋势称为「怀旧」(nostalgia wave)。与其说是「怀旧」,不如用现在的话来说,黑胶唱片,往往带给听者更好的一种用户体验。
知名 YouTube 频道 Unbox Therapy 的主播 Lew 在他最近的耳机开箱视频中提到这种「体验」:

当你把设备摆好,唱片放好,耳放打开,插个好耳机进去,那种仪式感也是音乐体验的一部分。有些人会嘲笑:「我听不出来区别呀,你们文艺青年都这样,我去听我的 MP3 了。」(...) 但重要的是整个体验,你仔细想想,上一次你坐在一个地方,没有开电脑、没有做家务,仔细从头到尾听完一首歌,是在多久以前? 当你坐在这,全神贯注听歌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When you set it up like this, you get the vinyl out, you get an amplifier, you get yourself a nice set of headphone, part of it is about the ritual. Everybody's' saying, "ohhhhh, vinyl hipsters! I can tell the difference! Give me my MP3!"(...)But it's about the whole package. I mean, think about it, when is the last time you even sat down and listend to a song that long straight through, not doing anything else, not on your computer, not cleaning the dirty dishes.I mean you just, you just sat there, and you shift your commitment, and you started to look at thing a little bit different.)

与「烧耳机」一样,黑胶是典型的「玄学」,至少在被 CD 全面替代之后。可是难道人类不就是喜欢这种仪式感吗,玄学不正是满足我们心中对于「湿货」的向往吗?大部分人对于黑胶的缺点认识的很透彻,或者说他们在开始骂黑胶之前 Google 的很透彻。 是的,黑胶的确有底噪,黑胶的确不便携,黑胶的确比 CD 和流播服务 (Streaming) 相比贵了一大截。但是我出门,上班,运动的时候,是听 Apple Music, Spotify 的,我不会拿着唱机唱盘耳放耳机出街。这种单一的、非黑即白的、干货主义者用来量化黑胶,以此贬低他人抬高自己的卑劣手段,不过是功利主义在作祟罢了。 @不鳥萬如一 说的湿货,也正是这种「幽深微妙,玄之又玄」的感觉。

有些人称此为情怀,我认为这是一种拥有主义者的「恋物癖」。没错,我就是喜欢放大的 Album Art,我就是喜欢去唱片行「翻来覆去」地在老唱片里找 Bob Dylan 和 The Beatles,我就是讨厌超级市场一样的 HMV,我就是喜欢唱机针头划过唱盘的那个动作,我就是喜欢触摸音乐。就像录音时候的声波的图像,就像是监听软件里的红橙绿,就像是唱盘上的纹路,我是可以看见,听见,甚至可以摸到音乐的。

对于声音的敬畏,大概就是黑胶回潮的原因。